经济-政策-语言传导机制初探——新加坡语言变迁的启示

浏览7次 时间:2021年1月24日 13:35
  新加坡与香港同为华人占人口主导地位的国家/地区, 些语言的选择都是出于家庭经济利益的考虑,也就是我们 但华语的普及程度和水平却差异明显。在近70年中,新加 说的,在微观层面,经济因素对家庭语言的影响。
  坡在华语普及的政策上也经历过数次起伏,但是华语的普 及和水平却每况愈下。本文对新加坡政府政策和经济因素 进行了研究分析,结合新加坡双语制度的政策,发现语言的经济因素是造成了新加坡华语的现状。
  一、对语言的经济因素的定义和解析
  语言的经济因素是指选择不同的语言作为主导语言, 给国家和家庭带来的经济影响。它是在语言经济—政策-语言的传导机制中最重要的一环。
  语言的经济因素可以分为宏观和微观两个层面:
  宏观的语言经济因素就是国家的经济利益。比如,在马来西亚联邦统治下的新加坡,坚决不同意让马来语成为自己语言的经济因素的影响力,是通过政府的语言政策, 的工作语言。这是因为马来亚当时的经济实力远远不及西方从国家的宏观层面逐渐传导到家庭的微观层面的。例如, 社会,因此它的语言——马来语——的经济价值也不及英 新加坡于1965年独立时,因为受到宏观层面的语言经济因 语。又例如在英联邦统治期间,新加坡是英国政府在东南亚素的影响,新加坡在国家层面决定使用英语为工作语言, 的经济总部,英国人只需要雇佣一些会讲英文的本地人,因认为这样在经济上是对新加坡整体竞争力最为有利的选 此他们建立了一些英语学校。而其他几种语言对英国人的经择。这一政策的出台,决定了所有个人或机构与政府机构 济利益并无影响,于是英国人就任由他们自生自灭,采取不的所有沟通往来都必须以英语进行,进而带动所有企业逐 作为政策。再如新加坡独立时,新加坡民选政府从四种官方渐全部以英语为工作语言,因而全面改变了家庭语言所面 语言中选择了英文作为工作语言,而不是华语,也是出于国临的经济因素。摆在每个家庭面前的是一个只有学好英语 家经济利益的考虑,认为新加坡人只有掌握英语才能更便利才能找到工作的生存环境。在这个经济杠杆的撬动下,大 地与世界上最主要的经济体做生意。
  量的新加坡家庭迅速地把教育语言从华语改为英语。从 在微观的语言因素层面,语言的实用性和经济性对家到1979短短20年内,小学报读英校的比例就从47%,直 庭语言产生了非常大的影响。家庭语言可以分为两部分:
  线上升至91%。 家庭用语和教育语言。家庭用语决定了家庭中子女的文化二、“语言经济因素的传导机制“产生的结果不可逆 基因,教育语言则决定了下一代的家庭用语。例如,家长 发现孩子学习英语才能在未来找到更好的工作。(如图 一旦语言的经济因素发生了改变,就会通过传导机制) 影响到家庭。在政府定下国家的工作语言后,无论中间 二十世纪七十年代中期英文海峡时报与华文南洋商报 的政策如何变化,如何拖延这个过程,这种工作语言最 的招工广告显示,英文报几乎全部招聘白领岗位,且大多 多经过两三代人的迭代就会成为教育语言以及家庭语 要求要有较高英语水平,而中文报招聘的岗位则有超过一 言。譬如,在1965英语被定为新加坡的工作语言,中间 半是纯体力劳动工作的。因此,家长一定会将孩子送进以 即便华语被大力推广,英语仍以不可逆转之势成为了新 英语为主导语言的学校,也就是让英语成为教育语言。如 加坡家庭至今的主导使用语言。 果家长发现在家将方言会影响孩子在学校里的英语成绩, 如果政府的语言政策与语言经济因素方向一致,那么语言的改变会加快。例如,在讲华语运动的前十年,为何 过90%。 政府可以有效地消灭方言呢?政府从政治因素入手,把与 三、结论政府机构相关的方言空间全部封杀。这么做撬动了语言微 本文得出以下结论:语言的经济因素是影响国家或家 观的经济杠杆,也就是说,继续讲方言,是对家庭经济非 庭进行语言选择的决定性因素。
  常不利的。于是,除了家里的老人,家里的青少年以及作 其影响力,通过政府的语言政策,从国家的宏观层面 为父母的中年人,都果断放弃了方言的使用。这个改变, 逐渐传导到家庭的微观层面。
  是与语言的经济因素的方向相一致的。所以,讲华语运动 一旦语言的经济因素发生了改变,并通过传导机制作 取得了显著的效果:讲方言的家庭从1980年的76.2%骤减, 用于家庭,改变了家庭教育语言的选择,那么在两三代的在短短的十年内减少到了1990年的48.2%。 迭代后家庭用语就会变成教育语言。如果政府的语言政策 相反,如果政府的语言政策与语言经济因素的方向相 与语言经济因素方向一致,那么语言的改变会加快;如果 反,那么必定是徒劳无功的。例如,新加坡政府消灭方言 方向相反,那么就是徒劳无功。
  后,又继续大力推广华文的使用。但在英语日益母语化的 情况下,将华文作为主导语言,违反了语言经济因素的作 参考文献:
  用方向。对于理性的新加坡父母而言,让孩子学好英语才 [1]广告专栏,南洋商报能让他们在未来找到一份好的工作,有一个好的前途。而 [2]范学刚.对语言经济学中经济对语言影响的研究华文对家庭经济的影响远远不如英语,只是锦上添花。因 [3]李光耀.《李光耀回忆录》2013 ISBN978-7-5447-4182-8. [4]Page 21 Advertisements Column,The Straits Times,1975. 此,新加坡父母的选择必然是,让英语成为家庭语言,尽七里泡沫.“中英文俱佳”透视新加坡双语教育困境,2014. 各种努力让孩子学好英语,而中文的学习被放在课余的兴苏剑,张雷.语言经济学演化的动力机制阐释,《江汉论 趣班作为第二语言的补充。尤其对于现适龄学生,家长因坛》,2016. 历史政策原因华语普遍不擅长,无力在家进行华语对话。
  诗无达估,华语在新加坡的现状与前景,2009. 这样的政府语言政策,违反了语言经济因素的作用方向, [8]吴英成,新加坡双语教育政策的沿革与新机遇
上一篇 下一篇

论文发表与咨询

论文发表 写作指导 职称论文 毕业论文 客服联系方式:
投稿信箱:lunww@126.com
在线咨询客服QQ:站点合作85782530
在线咨询客服QQ:站点合作82534308
联系电话:18262951856
点击进入支付宝支付(支付宝认可网络诚信商家)
点击进入财付通支付(财付通认可网络诚信商家)
点击进入支付方式---->>>>

论文发表 诚信说明

论文发表 论文投稿 热点图片